<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寫小說的劇作家:他如何拿下第十屆茅盾文學獎?

        來源:中新網 | 上官云  2019年11月02日09:48

        “在《主角》中,一個秦腔藝人近半個世紀的際遇映照著廣闊的社會現實,眾多鮮明生動的人物會合為聲音與命運的戲劇,盡顯大時代的鳶飛魚躍與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精神品格?!辈痪们?,作家陳彥憑借《主角》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在頒獎典禮上,授獎詞中如此評價道。

        這部獲獎作品的封面上印著一個醒目的戲曲人物頭像。陳彥說,他確實是想從描繪自己熟悉的戲劇舞臺生活出發,通過臺上“角兒”的經歷,映照出現實中的人生百態。

        拿下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主角》

        《主角》的創作,其實是源于陳彥自身生活經歷的積累和生命體驗。

        作家陳彥。受訪者供圖

        在陳彥的作品中,主人公一貫是小人物,《主角》也依然延續了這樣的寫作模式:憶秦娥是個唱秦腔的傳奇人物,她曾是舞臺上的主角,當年華老去時,回到了童年放羊的山村。

        在大山里跑場子演出的舅舅卻告訴憶秦娥:你的舞臺還大得很,大山的褶皺里到處都是等著看戲的人。這時,她好像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價值,再走上舞臺時,就多了一份自覺的文化負載。

        “書中想講的,是變革,是歷史演進,是傳承?!标悘┱f,自己曾在文藝團體工作了近30年,《主角》寫的既是自己熟悉的現實生活,同時也融入了多年的人生經歷和思考,“寫起來比較順?!?/p>

        “我對舞臺上主角的辛勞幾乎司空見慣,臺上是眾星捧月,威風凜凜,一到后臺,累得氣息奄奄。那是一種生命與藝術的‘較真’?!标悘┱f,看多了這些,無法不對他們滿懷敬意。

        在生活中,主角與配角也依然存在。陳彥說:“小說當然首先應該講好故事,塑造好人物。我也希望能通過一個角兒和一群人的故事,來反映更廣闊的歷史和社會?!?/p>

        小鎮上的文學青年

        實際上,正如陳彥所說,對作家來說,沒有生活是多余的。尤其是童年、青少年時代的記憶,往往會給人的一生打下深深地烙印。

        陳彥的童年在陜西省鎮安縣的大山區里度過。那里過去叫“終南奧區”,就是終南山里神秘而又不為人知的地方。由于父親工作調動,他小時候幾乎三四年就換一個居住地。

        上學后,他經常和同學們一起住到生產隊里勞動,吃大鍋飯、割麥子;時不時還會看電影、看戲,路上要走幾十里地,也仍然覺得滿足和幸福。

        “我十七八歲的時,鎮安縣喜歡讀書、喜歡文學的年輕人很多,好像這都成了一種時尚?!蹦贻p的陳彥也被感染了,成為文學青年中的一員,開始認真研究起“寫作”這回事。

        17歲時,他發表了第一個短篇小說,18歲時,又寫了一部話劇,講述了一個年輕女教師和學生們的故事,拿下了“陜西省學校劇評獎”二等獎。就這樣,陳彥一腳跨進了文學的大門。

        作為劇作家的小說家

        比起其他一起寫作的小伙伴來,陳彥的文學路走得相對順暢一些。

        他最初因為寫劇本而嶄露頭角,后來更創作有《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等戲劇作品數十部,拿下“曹禺戲劇文學獎”等許多個獎項。

        《主角》。作家出版社出版

        有人羨慕陳彥劇本寫得好。他說,自己寫東西肯下功夫,“比如一個舞臺劇,完成后一遍又一遍修改。據說現在有的編劇一年能寫三四個戲,我是三四年寫一個戲。然后花大量的時間去讀書、打磨作品?!?/p>

        “如果我覺得一個題材無法調動自己內心的生活體驗時,我也不會去寫?!标悘╊D了頓,反問道,“駕馭不了的選題何必去接受呢?”

        相對于寫劇本,陳彥創作的小說作品僅《西京故事》《裝臺》等三部。當《主角》參評茅盾文學獎時,他壓根沒敢想過獲獎,“我多年來一直在戲劇這個行當里,后來才又回歸寫小說,文學界熟悉我的人相對少一些,況且還有那么多出色的作家?!?/p>

        當《主角》獲茅盾文學獎的消息公布后,陳彥“小說家”的頭銜開始漸漸叫響。他覺得,這兩個身份并不矛盾,“在全世界來說,許多劇作家也是小說家,薩特、??思{……我認為,小說家應該探索戲劇寫作,劇作家也應該嘗試小說寫作,這能讓作品互補并相得益彰?!?/p>

        當作家其實很“苦”

        雖然現在名氣越來越大,但“當作家很苦”幾乎是陳彥掛在嘴邊上的話。

        “其實寫作就是個與自己意志較量的勞動。當然你寫著寫著,遇見自己寫的很得意的地方,那是很愉快的?!痹趯憽吨鹘恰返哪莾赡?,陳彥像著魔了一樣,大年三十依然寫到下午六點,然后再陪家里人吃飯。

        大年初一,他一定會開工寫作,“我大概從二十幾歲就沒休過周末,不是在讀書就時在寫作。年輕時曾經去跟人家打麻將,晚上躺在床上就后悔得很,覺得這一天又耽誤過去,應該拿來學習的?!?/p>

        他寫作有個習慣:緊閉門窗,窗簾拉得不透光,再開一盞很小很聚光的臺燈,經常伏案一寫就是兩三個小時。太累,就往窗外看一看,再喝兩口白開水潤潤嗓子。

        有朋友約陳彥吃飯,陳彥一般會想辦法推掉,或者干脆說自己在外地,“應酬是個耗費精力的事情,多了的話時間都溜走了。我很害怕這個,也不想參加過多社會活動,只想寫作?!?/p>

        在拿到茅盾文學獎后,陳彥也拒絕了許多采訪,希望留出更多時間在工作上,“我最熱心的,還是戲劇和小說創作,如果觀眾和讀者喜歡,動力會讓這種勞動更加愉快有效?!?完)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