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貴州作家·微刊|陳忠燕:柿子紅了(外一篇)

        來源:貴州作家·微刊 | 陳忠燕  2019年11月01日08:50

        春天充滿期望的播種,夏天辛勤的澆灌呵護,耕耘終在秋天畫上了圓滿句號。在烏蒙高原生長的我,沒有見過似錦如畫的金色麥浪,也沒有親身體驗過老鄉們豐收的喜悅,只能從市場上陡然增多的各種時令水果中感知秋天的腳步。

        秋天的市場是最熱鬧的,尤其那一堆一簇的水果的紅、黃、綠、粉,就像調色板上的主打色爭搶著闖入人們的眼睛,還有那散播的各種清香,遠遠地誘惑著人們,使我們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向它們走近。世間萬物皆有生命,水果亦如此,在市場上的各色水果就似站在T形臺上的模特,盡情展示著自己獨有的形體、色彩、香味和豐姿,繽紛的顏色配上小販們的吆喝,整個市場便鮮活起來、靈動起來。

        我在紛繁的顏色中尋覓著“桔紅”——柿子的顏色,那是母親的最愛。柿子不似蘋果和梨一年四季都有,它的果熟期為九至十一月,只有在秋天方可吃到,上市得晚,罷市也早。

        北方的柿子從樹上摘下即可吃,且有的如同蘋果般又脆又甜,貴州出產的柿子則不行,從樹上摘下后不能立即食用,要用糠殼或松葉等一層一層地將柿子捂上一周左右,待硬梆梆、顏色發青的柿子變黃、果肉變軟才可食用。

        熟透的柿子果皮呈鮮亮的桔紅色,薄薄的一層皮包裹著桔紅色的果肉,飽滿的果肉把果皮撐得透明透亮,只需輕輕一碰,果肉就會奔涌而出,讓人垂涎欲滴。

        吃柿子也是有講究的,母親是我見過的最會吃柿子的人,吃之前,母親會在熟透的柿子上找個地方掀掉一快皮,露出一小洞后,用嘴吸,將里面稀的果肉全部吸盡后,再吃沒有吸盡的帶著果核的果肉,吃得優雅而干凈。而我好似天生面對柿子就會變得愚鈍,永遠也學不會母親的吃法,每次吃柿子我都會吃得滿嘴滿手都是,狼狽不堪的樣子每次都會惹得母親哈哈大笑。

        母親從小就很喜歡吃柿子,外婆家住在鄉下街上,要吃必須等到周邊的老鄉們來趕場時,或買或拿東西跟他們換才能吃得到,生活條件雖然不好,但母親在趕場時總會想辦法買上一兩個,只當解饞。

        聽母親說,六十年代物價很便宜,那時母親每月工資只有二三十元錢,但二毛錢就可買到一籃柿子,只是在城里不像在鄉下吃柿子那么方便,要吃柿子是可遇不可求的,要碰巧遇到老鄉們提來賣時才能買到,常常一年都吃不到一次,令獨愛吃柿子的母親很是想念。

        1965年,結婚后的母親說她懷上大姐時,想吃柿子想得流口水,好不容易遇到老鄉們來賣柿子時,不管多少錢都要買下一口氣吃過癮心里才算踏實。此事因此成了我們笑談的典故,我和二姐笑說大姐長得很漂亮就是媽媽吃柿子吃得多的結果,而我和二姐則是吃洋芋吃包谷吃得多造成的,惹得母親大笑。

        母親感嘆說那時生活條件太差,物資極為貧乏,即使有錢都沒有地方買好吃的,好多東西見都沒見過,哪像現在生活這樣富足,什么都有賣的,只要有錢想吃什么都能買得到,真是幸福!

        現在已經年近八十的母親,對柿子仍情有獨鐘,柿子紅時,家里隨時都有柿子擺著。雖然我不喜歡吃柿子,但因為母親,我對柿子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情結。柿子紅了時,每次到了市場總會留意有沒有柿子賣,回家看望母親時,總會挑選些上好的柿子給她帶去。

        看著母親吃柿子時香甜的樣子,我會油然產生一種滿足感,覺得很欣慰,畢竟我們能為母親做的太少。柿子紅時,我會想起母親說的話,愈發懂得珍惜現在、珍惜擁有,更加熱愛生活。

        柿子紅了,年復一年,我在內心深情祈禱,愿天下母親永遠安康!

        丟失的快樂

        農歷臘月二十七,單位組織到貴陽參加總公司的春節年會。只有兩天就要過春節,家人都已提前到達貴陽公公婆婆的家里,想著要和許久未見的兒子團聚,幸福在心底蕩漾開來,盼望年會快點開始。

        年會在歡歌笑語中結束,我們都愉快地回到房間里更換衣服,拿出手機我下意識地先看家庭群的信息,一看心里頓時一驚?!袄习只杳詣偹瓦M醫院!”姐姐在一小時前發的信息?!袄习衷趺戳?,嚴重嗎?”幾分鐘過去了,沒人回應。我的心開始揪起來,會不會有事?萬一搶救不回來怎么辦?無數個不好的念頭在腦子里百轉千回。必須趕回去!快速做了決定之后,我立刻找到辦公室負責人了解有沒有車回六盤水,得知正好有個司機要返回,我立刻給兒子打電話告知情況。

        兒子的聲音明顯帶著失落,沉默片刻后很快調整過來,提醒我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地方打電話告知安全。我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可是,這個時候我只能做這樣的選擇。

        一路忐忑不安,一路默默祈禱。冬夜的寒冷沁人心骨,時間仿佛被凝凍住,變得極為漫長,盡管父親送醫院搶救已經發生很多次,我仍然找不到理由讓自己放松下來。黑夜里閃爍的燈光,就像黑夜會說話的眼睛,探視著我此刻跌宕起伏的心情,試圖幫我找到一個宣泄的出口,卻打不開我擰成亂麻的心結。

        六年前,父親開始頻繁進出醫院,經常一住就是數月,我們姊妹輪流在醫院照顧,因為平日里工作繁忙照顧較少而內心歉疚,周末或是過節,我就主動申請獨自陪護,讓哥姐可以安心在家休息調整。

        父母年邁,能夠侍奉的時間變得未知,每次面對是照顧父母還是陪伴孩子的選擇,我只能在痛苦和自我斗爭中選擇前者。我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個周末和春節是在醫院度過,內心感覺唯一對不住的是兒子,每逢周末或過節,我只能在內心期望兒子理解。

        父親的身體愈加嚴重,兩年前確疹為尿毒癥,并開始了漫長的透析治療,我們的生活變成三點一線,我們輪流排班照顧他,剛退休的姐姐為了讓我們安心工作,主動包攬了大部分事務,不僅負責辦理父親的各種手續、接送父親透析,還要給父母買菜做飯,成為名副其實的“特護保姆”。

        一次,恰逢年底,工作繁忙脫不開身的我連續兩周沒去醫院,當我看到面容憔悴、瘦了一圈的姐姐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姐姐說,真的太累了,我覺得我要受不了了。那時的我,在內疚和自責的同時,只有祈禱父親盡快恢復健康,好讓孝順的姐姐能夠輕松一點。

        “小陳,你在哪里下?”司機師傅的問話打斷了我的思緒。車到達水城時已是深夜,我直接去了醫院,只見一大家子都神情嚴肅地在CCU(重癥監護室)門口緊張等待。經過緊急治療,父親脫離了生命危險,我們都長舒了一口氣!考慮到馬上過春節,哥哥姐姐開始商量、置辦年貨和在醫院陪護事宜……

        盡管我們悉心照顧,固執且不聽話的父親仍然時常上演各種驚悚片,把我們一個個都“鍛煉”成了驚弓之鳥。今年六月份,父親因為腸道大出血緊急終止透析,送到外科救治,四十八小時過去了,依然血流如注,無法控制。經多科醫生會診,決定實施手術,由于風險太大,醫生讓我們做好最壞的打算。

        哥姐找來“懂規矩”的親戚幫忙指點購買所需香蠟紙燭,哥哥讓上大學剛放假的侄兒坐飛機趕回來,找風水先生去看公墓,寸步不離地守候……奇跡出現了,父親又從鬼門關繞了回來,當醫生宣布父親脫離生命危險時,我們緊繃的神經才松馳下來,個個疲憊不堪。

        八月初,父親上吐下瀉發高燒送醫院,醫生直接安排進了重癥監護室,兩天后,母親因為血壓太高也進了父親住的重癥監護室,看著神志不清的父母親身上貼滿監測體征指標的線,我們的心情都沉重到了極點。我們每天輪流在固定時間去送飯、探視。經過治療,父母一天天好轉,我們的心情跟著一天天舒緩起來。

        母親先從CCU轉到普通病房,一生病就變為兩歲孩童的母親盡管身體各項指標已經正常,但吃飯、吃藥都要哄勸和軟硬兼施地做工作,精神上和身體上的疲勞磨礪著我們的耐性與涵養。

        深夜,坐在空空蕩蕩的病房里,守著嬌氣的母親,想著還在重癥監護室的父親,我思緒萬千,兩年多以來,父母的身體狀況左右著我們的心情,左右著我們的生活。每天大清早,家庭群里就會出現“今天我接送”“今天我去買菜做飯”的信息,誰有時間就主動提出,好讓其他人安心工作或休息,在家里再平常不過的信息,卻無時無刻不讓我感到溫暖,能擁有團結友愛而又極其包容的哥哥姐姐,我是多么幸運。

        父母是天,父母是責任,為了照顧父母,姐姐每天早出晚歸,我們每天下班就朝著醫院趕,忙忙碌碌,早已記不得上次看電影是什么時間,記不得朋友聚會是多久以前的事,更記不得上次姊妹們在一起開心大笑是什么時候。

        退休的大姐放棄了打工,在一家單位當負責人的哥哥甚至想辭職專心照顧父母親……而父母在我們的“寵溺”下,愈發喪失自理能力,不僅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的點點滴滴都倚賴著我們,而且經常會像淘氣的小孩隨心所欲地做出許多讓我們提心吊膽的事。有時我們實在太生氣了,就不和父母說話,或是做好飯菜就離開,可當聽說父母身體不適時,我們一個個很快就從四面八方趕來。在醫院住久了,醫生護士都和我們熟悉起來,醫生說,你們的父親太固執又不聽話,可你們做兒女的這么孝順,我們都很感動。

        父母出院了,周末,我們拎著大包小包回家探望,一進門,看見父母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喜笑顏開地聊著天,很久沒看見他們這樣平和愉悅的狀態,我的心情豁然開朗,之前對他們不按醫囑好好吃藥、不聽話任性為之的抱怨瞬間不翼而飛,準備回家好好“教育”他們一番的各種說詞又拋之腦后。晚飯時,看著他們大口的吃著飯,香甜地吃著菜,我們秒變成阿Q,丟失的快樂又回來了!

        從父母家出來時,姐姐說,看到他們這樣,心里面壓著的大石頭一下子不見了,感覺一身輕松,求老天保佑他們能懂得珍愛自己的身體、懂得憐惜我們的辛苦,讓這樣的狀態保持長一點!

        姐姐一語道破我們的心聲,每個人的腳步都變得輕快起來,一抬頭,看見夜空中滿天的繁星。今晚的月亮,格外的明亮誘人。

        作者簡介

        陳忠燕:1973年12月生于貴州。熱愛文學,有文學作品散見于各類報刊。貴州省作協會員,六盤水市理論家協會會員,西南文學網簽約作家。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