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天下第一渠》:厚積而發之宏闊

        來源:文藝報 | 陳建功  2019年11月01日08:07

        白描的《天下第一渠》是尋覓、思考、彰顯關中文化進而探討中國農耕文明對世界貢獻的百科全書式的力作。正如書中所說,他認同張孝德的論斷,認為比之耳熟能詳的“四大發明”,中國農業文明的巨大貢獻或更值得研究并為之自豪?!短煜碌谝磺芳匆躁P中鄭國渠為話題,展開了中國農耕文明的發軔與演進,謳歌中國古代農業文明對人類的貢獻。進而,該書又闡發中國農業文明如何融入世界文明的大潮,賡續、綿延,迎接新的歷史時代的必然。

        這一題旨的藝術闡發,顯示了作家觀照歷史的視野和境界,更顯示了作家豐厚的學養積累、充分的案頭準備,包括多學科的涉獵和田野踏勘。以書中重點闡述的我國第一部水利法典《水部式》為例,唐代《水部式》敦煌海外存本的發現,首先就涉及敦煌考古、敦煌流失文物等等考古學的問題。隨后涉及《水部式》內容本身,作家談到,唐代法律分為律、令、格、式四種類型,這固然是古代典章制度和法律史的常識,但白描由20世紀20年代羅振玉在《鳴沙石室佚書》里刊錄《水部式》殘卷開始,歷數中外學者的研究成果,論證《水部式》如何表明唐代在水資源利用方面已有法律化規范。這實際上已經顯示了他對古代法律史了解的深度。更令我欽佩的是,書中對《水部式》里有關廢除碾硙(即水磨)的話題,做了更為詳盡的介紹。首先是對碾硙使用方法予以說明,而后,援引《元和郡縣志》《唐會要》《新唐書》《資治通鑒》等典籍,論證唐代由“碾硙”而引起的利益紛爭及判決案例等等,較清晰地闡述了唐代在水務管理立法上的開創之功。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以我不完全的統計,本書內容涉及的學科有水利史和水利工程學、地理學、考古學、古代史、近現代史、經濟學地方志、貿易史、民俗學、民間文藝學、法律史、中西文化交流史等等諸多方面。特別要指出的是,這些豐厚積累的呈現,并不是“耳食之言”的粘貼,也不是“掉書袋”式的炫酷?!叭坭T百家,自成一家”的自信,無疑使作家娓娓道來的講述,擁有巨大的說服力。

        涉及歷史的非虛構作品,除了文學的要求之外,是否具有古人所說的“史德”,乃可否贏得讀者敬重的起碼?!吧鞅嬗谔烊酥H,盡其天而不益以人”,秉筆直書,不茍同不逢迎,或是更先于“識”“學”“才”的素質。讀完《天下第一渠》,我對白描充滿敬意,即因為他秉持客觀求真的治史態度。比如他由美國記者、探險家尼克爾斯1902年出版的《穿越神秘的陜西》一書講起,介紹他如何向世界傳遞對關中文化的關注,如何報道了光緒二十四年關中的災情,并發起波及世界多國的賑災活動;介紹英國人敦崇禮在完成賑災使命后,如何提出修堤引涇的倡議;介紹挪威人、工程師安立森對現代引涇工程以及其他中國水利工程的貢獻……應該說,這是具有極大的勇氣的真誠發聲。毋庸諱言,在中外關系的歷史上,我們必須“毋忘國恥”,然亦應銘記近代中國和世界文明的融合進程中,異域文明及諸多人士的貢獻。

        此種客觀求實的治史態度,應該是貫穿于《天下第一渠》始終的。它既謳歌了千千萬萬關中乃至中國農耕文明的開創者和傳承者,也表現了對古代的鄭國到現代的李儀祉、于右任、吳宓乃至涇陽富商豪門的贊美與肯定。在他看來,每一位對關中經濟政治文化有所貢獻的人都是不可忽視的。

        此外,“有我之境”和“無我之境”的交織,縱橫捭闔的敘事切入,使《天下第一渠》充滿文學敘事的魅力,應該說,在當下非虛構寫作領域,是具有開創性的。

        所謂“有我之境”,即作家自身所擁有的閱歷、感受和先輩故事,相當厚重甚至具有某種傳奇性。比如她母親的故事、他青少年時代所聞所見的鄉村故事,及其情竇初開時的故事等等。這些故事經過他的文化審度和感悟,已經具有某種經典性。且舉一例:他寫到自己回到鄉下,見村里幾個年輕媳婦坐在一起打麻將。他問:你們怎么不下地?女人們雖有幾分不好意思,卻也含幾分不屑地說,現在誰還下地?如此看似簡單的親歷故事,卻把作家對當下鄉村問題的某種困惑,展示出來。和這些“有我之境”相穿插的,是歷史考據、典籍引用、民間傳聞、時政報道、公文照錄等等,這些“無我之境”與作家帶有強烈主觀色彩的“個人敘事”次第展示,使這一作品令讀者難以釋卷興趣盎然。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