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歐洲華文文學的文緣與魅力

        來源:文藝報 | 錢虹  2019年11月01日08:05

        西洋”熱土的中華文緣

        歐洲,一個充滿浪漫氣息與神奇傳說的大洲,一塊在公元前8世紀即產生了古希臘神話與荷馬史詩的土地,一個自古以來就成為以中國長安為起點的陸上絲綢之路的遙遠終點。它的面積有1016萬平方公里,包括40多個國家和地區。20世紀上半葉,歐洲是當時中國知識分子出國“留洋”除了“東洋”以外的“西洋”熱土,并且成為中國現代作家汲取外國文學資源最多并給了五四以后的中國現代文學極大影響的地方,不少中國現代著名作家,如巴金、老舍、徐志摩、許地山、馮沅君、蘇雪林、林徽因、馮至、艾青、梁遇春、戴望舒、錢鍾書、陳學昭、梁宗岱、蕭乾、季羨林等都曾先后留學歐洲。不過,他們對于歐洲文化從語言到精神更多的是借鑒而非融入。他們的作品即使是在旅居歐洲時寫成,但基本上都寄回中國,發表于國內的報刊,或于國內結集出版。即使僑居異域的時日較長,他們也很少將作品發表在異國他鄉(如巴金、老舍等),并且他們大都學成即回國(除了季羨林因“二戰”爆發而滯留德國較長時間外),無一“留而不走”。

        與徐志摩、錢鍾書、季羨林等前輩中國現代作家從歐洲汲取文化智慧然后回國從事創作或著書立說不同的是,進入20世紀下半葉,歐洲各國逐漸聚集起一批先留學后定居并且在異國他鄉直接以母語創作并在其所在國直接發表作品的華文作家。如《萊茵通訊》在創辦期間,前后發表了約1000名作者的2000多篇文章。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法國涌現了被代表法國文學藝術最高榮譽機構的法蘭西學院授予終身院士的程抱一,其小說《天一言》獲得了法國費米娜文學獎;女留學生山颯榮獲法國四項文學大獎提名,并摘取中學生龔古爾獎桂冠;此外,還有呂大明、鄭寶娟、蓬草(馮淑燕)、祖慰、綠綺士(陳重馨)等在中國大陸或臺港地區知名度較高的華文作家。而在德國和瑞士則有德國籍的關愚謙、瑞士籍的趙淑俠等在海外華文文學創作領域的重量級作家。

        歐洲有著數千年豐富、博大和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作為文藝復興運動的策源地,曾出現過一大批杰出的文化驕子,為整個世界和人類奉獻了至今仍熠熠閃光的璀璨的文藝珍品。歐華作家浸潤其中,汲取其精華,以西洋風融中國情,以歐土納漢魂,面向世界呈獻出不少堪稱一流的好作品,使得歐華文學從最初就有了相當高的起點和文品。20世紀80年代以后,隨著赴歐洲留學生人數以及華人新移民的增多,以母語創作的華文作家人數和作品逐年增加,并在海外華文文學領域影響逐漸擴大,如目前定居于德國的謝盛友、麥勝梅、黃雨欣、鄭伊雯、穆紫荊、黃鶴升、譚綠屏、王雙秀、高關中、劉瑛、倪娜、昔月、夏青青以及近年移居德國的嚴歌苓等,英國的虹影、文俊雅等,瑞士的朱文輝(余心樂)、黃世宜、宋婷、朱頌瑜等,奧地利的俞力工、王若珠、方麗娜、葉小明、安靜等,比利時的章平、郭鳳西等,荷蘭的丘彥明、林湄、池蓮子等,法國的梁源法、黃冠杰、施文英,丹麥的池元蓮,西班牙的莫索爾、張琴等。令人可喜的是,近年來中東歐的華文作家及作品也開始嶄露頭角,如捷克的老木、匈牙利的余澤民、張執任、阿心等等。在他們中間,有的已成為馳名華文文壇的著名作家,屢屢斬獲世界華文文學各種大獎;有的作品屢屢在國內外的華文報刊上發表與出版,并入選世界華文文學各種文集,影響日益擴大。這些歐華作家的特征是:其教育程度、文化素質及文學修養普遍較高,且不少人皆能用雙語進行創作和發表作品,這與北美、東南亞等國的華文文學創作具有顯著的不同。

        當代歐華文學團體與載體

        不過,歐洲國家眾多,語種頗雜,華文作家的分散、孤立、封閉與疏離的特點,也造成了歐華文學自身交流及與外界溝通的困難。為了改變這一現狀,1981年8月27日在法國里昂成立了歐洲華人學會。1983年5月,歐洲華人學會主辦的《歐華學報》問世。這是歐洲歷史上首次出現的一份中文版的華人純學術刊物。學報以人文、社會科學論文為主,兼顧自然科學方面的文章,同時設有書評專欄,并介紹歐洲華人學者的動態、中歐文化交流信息、會員新書等,不定期出版?!稓W華學報》的創刊,促進了中國文化在歐洲的傳播與發展,對當地華文文學的創作與研究起了一定的作用。加上此前關愚謙1980年創辦的《德中論壇》,以及1982年《歐洲日報》《歐洲時報》《西德僑報》3份設有副刊的華文報紙先后創刊,使得歐華文壇面貌有所改觀,華文作者有所增加。此后,錢躍君創辦華文刊物《萊茵通訊》,從1987年至2006年,該刊堅持了20年之久,發行總量近30萬冊。此外,至今尚存的幾家華文報刊《歐洲時報》《歐華導報》《華商報》《歐洲新報》,這些華文報刊無疑對歐洲華文文學的發展起了有力的推動作用。1991年3月,以趙淑俠為創會會長的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在巴黎成立,使原本分散而又各自孤立于歐洲各國的華文作家組合起來,有了精神歸屬的“家園”。歐華作協創會會員有60多名。創會宗旨是:促進中歐文化交流,與各國寫作同仁聯誼,提攜后進,培植新人,以免歐洲華文文學出現斷層。該協會成立后,每兩年在歐洲各國輪流召開歐華作協雙年會,至今年5月已經舉辦了13屆歐華作協雙年會暨文學研討會。加上近年來十分活躍的德國中歐跨文化作家協會、匈牙利華文作家協會等文學社團,推出了《走進德國》《多瑙河的呼喚》等多人作品選集,不僅顯示出歐華文學方興未艾的良好勢頭,而且也是對當今中東歐華文文學成果的集中展示與檢閱。今年5月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與德國中歐跨文化作家協會在法蘭克福聯合主辦了“第一屆歐洲華文文學國際研討會暨第五屆中歐跨文化作家協會年會”,共同研討歐洲華文文學的創作成就與發展趨勢,展現了在中國本土以外華文文學創作的美好愿景。

        歐華文學的藝術特質

        歐洲的華文文學與北美或東南亞諸國的華文文學有顯著不同。正如有學者所指出的那樣:歐洲華文文學的特點首先在于它產生于世界語種最多樣、文化傳統悠久豐富的大洲,具有哲學、美學、文學、音樂、繪畫、雕塑、建筑、宗教等的深厚積淀、互相滲透與水乳交融,在文學中蘊含哲思、色彩、旋律與智慧等,使讀者享受審美的愉悅。其次,當代歐華作家雖不乏感時憂國之責任,但更看重文學本體——自由之思想、獨立之人格,因而較多地潛心于藝術、靈性和審美,正如旅法女作家呂大明所言:“藝術家命中注定只能受雇于美神?!贝送?,歐華文學“靈根自植”中華文化、文學的傳統與歐洲文學中崇尚人性、推崇人道主義的精神以及雍容華美、優雅幽默的文風的交織融合,形成了歐華文學與眾不同的特質。

        例如,呂大明的散文之所以與眾不同,其中一個主要特征在于,她的散文乃屬一種中西薈萃、精致典雅的“文化散文”,其中飽蘸著東西方文化融會貫通的深厚底蘊與文學藝術的豐富學養,既有國學的精深根基,又兼西學的豐厚底蘊。在當今海外華文文壇上,通曉一兩門外語并能用漢語以外的文字寫作者也許并不少見,但像呂大明這樣在散文中能顯示學貫中西的文化修養與廣博學識、能自由出入古今中外文學典籍的女作家,實不多見。翻開她的散文,隨意之間你就會發現她在散文中提及的中西經典文學作品及其作者多樣且密集,從耳熟能詳的著名文學大師到并不出名甚至冷僻生疏的作者及其作品,無不信手拈來,這在當今女性散文中實屬罕見。她還深深陶醉于西方的藝術大師及其佳作,她在散文中提及的著名音樂家(如莫扎特、布拉姆斯等)、雕塑家(如米開朗基羅、羅丹等)、畫家(如波提切利、莫奈、梵高等)等數不勝數。文學與藝術本是一對孿生姐妹,兩者的精神往往同氣相求。尤其是她的散文擅長在東西方文化、文學藝術中有一種自覺的比較視角,例如那篇堪稱經典美文的《來我家喝杯茶》,從“英國人最講究喝茶”說起,不經意間便將英國人“喝茶文化”的悠久傳統、貴族“茶宴”的繁文縟節及其上流社會人與人之間刻板、客套、虛應的文化特征凸顯出來。然后,由意大利人將“社交當成一種藝術”又聯想起中國古代的杭州茶肆,在看似東“拉”西“扯”的閑筆中,做了一番“喝茶文化”所流露的東西方的民族性格、審美趣味和文化差異的比較。因此,讀呂大明的散文,猶如自由出入東西方博大精深的文化園林,可以摘采下許多奇花異果。當然,在其他諸多歐華作品中,也同樣可以欣賞到富有藝術氣質的美文佳篇,這正是當今歐華文學的藝術魅力之所在。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