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八年改編六部老舍作品,人稱“老舍專業戶”—— 方旭:一輩子干好這件事,值了!

        來源:北京日報 |  關一文  2019年11月01日07:23

        八年改編六部老舍作品,方旭被認為是專注于改編老舍作品的戲劇人。從《我這一輩子》嘗試獨角戲,到《離婚》挑戰雙人戲,再到《二馬》啟用全男班陣容, 方旭以顛覆式的改編,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方氏戲劇”風格。今年是老舍先生誕辰120周年,他改編的第六部老舍作品《牛天賜》將于12月25日至29日在天橋藝術中心上演。

        初遇 機緣巧合出演老舍作品

        方旭出生于1966年,正是老舍去世的那一年?!耙晃磺拜呎f,你小子這輩子是為這事兒生的,我認!”方旭說。

        從小跟著姥姥生活在胡同里,骨子里的老北京情節,讓方旭順理成章地愛上了京味兒大師老舍?!拔沂潜本┤?,熟悉他作品中人物的生活,喜愛他帶著京味兒的幽默語言?!狈叫穹Q自己是個不太嚴肅的人,不喜歡正兒八經的東西,這點在精神上與老舍相契。

        從中戲畢業后,方旭演了幾年影視劇。機緣巧合,首次回到話劇舞臺就遇到了“老舍”。2006年,史可找到方旭一起為中國話劇百年紀念演出排練《駱駝祥子》片段,盡管只有12分鐘,方旭6次從劇組趕來排演。根植在血液中的老北京情節,以及對祥子的切身感受,讓方旭重拾對話劇舞臺的熱情。此后,他不僅出演了賴聲川導演的話劇,還開始嘗試自己做戲,這個年屆不惑的“戲劇新人”開始在戲劇圈兒嶄露頭角。2011年,他終于迎來了自己的代表作——《我這一輩子》。而這一次,還是因為老舍。

        《我這一輩子》是方旭最喜歡的老舍作品,當年石揮主演的同名電影他不知看了多少遍。有一次,一位制作人找到方旭問有什么題材可以做獨角戲,方旭脫口而出:《我這一輩子》!那時的方旭對獨角戲并沒有太多了解,可是滿腔熱情的他很想“試一把”。

        “這樣的人我在生活中見過,”方旭說,《我這一輩子》中的警察可能就是他童年生活的四合院里一位鄰居的影子,他想把這個故事搬進劇場。后來的南鑼鼓巷戲劇節,方旭一個人站上舞臺,酣暢淋漓地演了100多分鐘,而這一演就是八年。今年7月,53歲的方旭在首都劇場奉上了《我這一輩子》的封箱演出。當晚,在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中他一次次返場,雙手合十向觀眾表達謝意,他深情的說:“我的體力精力可能無法再完美演繹這部獨角戲了,希望有中青年演員繼續把這部戲演下去!”

        探索 玩轉舞臺打開神奇想象力

        《我這一輩子》小有成就后,方旭又陸續將《貓城記》《離婚》《二馬》《老舍趕集》四部老舍作品搬上舞臺。其中,《離婚》是方旭目前最滿意的一次改編。這部小說沒有大起大落的故事,改起來并不容易。當時的方旭幾乎是咬牙作戰,老舍長女舒濟也替他捏了把汗。不過,向來不循規蹈矩的方旭義無反顧,“《離婚》是老舍先生最喜愛的作品,有這個理由足夠了?!?/p>

        故事不精彩,平鋪直敘肯定不好看。怎么辦?方旭有些發愁,坐在電腦邊上兩天也憋不出一個字。有一天,他突然想到了林兆華先生提倡的“中國戲劇要向戲曲學習?!?中國的戲曲,一個馬鞭可能就是馬,抖一塊綢子就是一片海。既然戲曲可以寫意,戲劇為什么不行呢?

        有了這個想法,方旭嘗試借鑒戲曲的表現方式,直接把《離婚》改成了雙人戲,讓兩位主角連說帶演。一場西餐廳里的宴會,原本有十幾個人,方旭和另外一名演員既充當情景敘述者又充當表演者,熱熱鬧鬧又不損情節的完整性,被舒乙稱為“最神奇的改編”?!段疫@一輩子》《貓城記》《離婚》連續登臺反響熱烈,方旭“老舍專業戶”的金字招牌由此建立起來。

        “從《離婚》開始,我就基本摸到脈了??湛盏奈枧_其實是一個很有魔力的盒子,只要有想象力,在這里一切都可能實現?!钡鹊脚拧抖R》的時候,方旭玩兒起了全男班。他用五個男演員出演幾十個角色,連溫都母女也用男演員反串出演。有一次晚飯過后,大家正在排練老馬和溫都太太相互玩曖昧的戲,飾演溫都小姐的蘇小玎即興彈出八音盒的曲調,出演溫都太太的乾旦演員劉欣然隨即跳起了八音娃娃舞,效果出人意料的好,眾人異口同聲“出活兒了!”方旭的排練場常常是歡笑滿天的氛圍,“我做戲有一種游戲的心態,只有這樣想象力才能打開,新奇的點子大多都是在松弛的狀態下產生的?!?/p>

        轉型 新戲《牛天賜》專心做幕后

        今年是老舍先生誕辰120周年,為了實現舒濟先生多年的心愿,方旭創排了第六部老舍作品《牛天賜》。不過這一次,方旭不再上臺演出了,他一心一意做起了幕后。他精心打磨劇本五個多月,“改編中非常犯難的一點是,老舍先生的作品經常喜歡夾敘夾議,往往議的部分比敘的部分好看,但議的部分又很難從劇中人物的嘴里說出來。情急之下,我就把牛天賜家門口的門墩兒激活了,郭麒麟飾演的牛天賜與閆鶴翔飾演的‘門墩’戲里戲外都是好朋友,這段人物關系非常有趣?!?/p>

        為了將牛天賜從剛出生到長大成人的經歷可視化,這次方旭嘗試了“人偶結合”的新玩法。他不僅在舞臺布景上設計了人偶形態的舞美裝置,還通過“人偶結合”展現牛天賜的年齡變化。

        其實,早在排演《二馬》時,方旭就有了退居幕后的想法。只是當時投資方和觀眾都不同意,方旭硬著頭皮上了臺,一演就是六十多場。等到排演《老舍趕集》的時候,方旭主動減少自己的戲份,這一次《牛天賜》就直接不上臺了。方旭笑言,“觀眾有先入為主的特點,一部戲一旦換演員,他們會不適應,所以這次我就徹底不給自己‘挖坑’了?!?/p>

        在方旭看來,導演和演員是完全不同性質的工作。演員需要特別感性,身心與角色融為一體,情感濃度極高,導演則需要理智冷靜。在兩種狀態之間頻繁切換讓方旭覺得有些分裂?,F在的他,更希望全心全意做幕后?!拔矣X得人做事還是應該純粹一些好?!?/p>

        有人提醒他小心把自己“卡”在一個標簽里出不來,方旭不以為然?!皠撟鞯那疤嵋欢ㄊ歉信d趣,即使一直做老舍的作品,也有挖不盡的瑰寶?!?他還透露自己接下來有可能改編老舍先生的《正紅旗下》?!叭艘惠呑幽馨岩患聝焊擅靼拙秃茈y得了,不是嗎?”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