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要守好“俗文化”的陣地

        來源:文藝報 | 阿菩  2019年10月28日09:09

        中國的文學一定意義上可以說起源于《詩經》,而《詩經》分風雅頌,其中尤以風、雅最為重要。所以中國傳統上常以風雅來指代詩經,甚至指代文學。

        風指國風,是詩經所記載的先秦時期的民歌,其中有相當部分是情歌。在文學的屬性上,國風有非常明顯的、強烈的民間性,是文學中“俗”的部分。雖然經過孔子的刪減、整理,但是國風的精神仍然是民間的、大眾的,是屬于人民的文學。它的表現形式是通于俗情的,也就是最早的通俗。國風的內在精神是與人民群眾的情感、情緒相呼應的。統而言之,國風就是以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來表現人民群眾的情緒和情感。

        而雅分大雅、小雅。如果說國風是人民群眾所唱之歌,那么雅就是貴族或者士人也就是知識分子群體所做的詩?!对姶笮颉氛f:“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毖攀晴軆戎{,畿內就是首都圈,是貴族與其外圍群體所居住的地方。

        雅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有明顯的貴族性、官方性、崇高性,甚至歌頌性。其中代表士人精神的小雅有一部分也是反映民間的,但它與國風的視角截然不同。國風是以人民之眼看人民之事,以群眾之口唱群眾之歌。而雅是以士人也就是以知識分子的視角去看民間,以知識分子的審美去反映民間。而大雅又更進一步,那是明顯的殿堂化的文學,有一部分大雅已經接近頌。

        現代文學的雅俗之別

        現代文學從一開始就是雅文學。

        我們現在所推崇的中國現代文學的鼻祖們,無論是“魯郭茅”,還是“巴老曹”,都是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按傳統的視角看,他們都屬于士。他們所書寫的內容包蘊那個時代的萬有,但基本上都是以知識分子的視角、知識分子的判斷、知識分子的情感來觀看這個世界、書寫這個世界。這些是現代文學書寫的主體。

        同時,他們的文學、他們的文字從一開始就是寫給知識分子群體看的,這個知識分子圈層往上包括了近現代絕大部分的統治階層,往下則延伸至數量龐大的學生群體。這些是現代文學閱讀的根基。

        由于歷史的原因,這些文學大師在現代文學領域逐漸形成了絕對的話語權,甚至完全代表了現代文學。而以更加廣大的庶民為閱讀對象的,比如張恨水、還珠樓主等人的作品,在狹義的現代文學研究者的眼中甚至連文學都算不上,最多也只是給他們在文學史的邊角上安放一個可有可無的位置。

        張恨水、還珠樓主,乃至金庸,在近20年中其文學地位的抬升是通俗文學與通俗文化的社會影響力大到傳統文學圈不得不正視的結果。但即便如此,在現代文學的評價體系中,這些通俗文學大師仍然處于一個很邊緣的位置上。

        他們尚且如此,網絡文學就更不用說了。

        網絡文學的時代責任

        哪怕到了現在,我還是會聽到一種聲音說:網絡文學不是文學。

        但不管高居文學殿堂的評判者心里怎么想,我們也必須承認,以網絡文學為代表的俗文學,就是給老百姓看的,給庶民們看的,給中國占據人口很大部分的普通人民群眾看的。

        無論是從表現形式還是所抒發的情感情緒上,我們可以很明確地看出,網絡文學的內在屬性,往前與港臺的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相通,與還珠樓主與張恨水相通,還與《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為代表的明朝四大奇書相通,與宋元話本相通,也與《詩經》中的國風相通。

        在或許遙遠或許不遠的將來,如果承載網絡文學的土壤健康的話,那么有一天它必定會催生出像《西游記》那樣的想象之作,像《水滸傳》那樣反映人心世情的故事,像《三國演義》那樣描寫歷史的厚重篇章,像“關關雎鳩”那樣抒發愛情的美好詩句。而在這些集經典之大成的作品出現之前,文學的傳統也是有可能會被中斷的。我們現在所希望的是,大家能夠群策群力,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詩經》有風雅之分,但風雅應該是一體的。文學有雅俗之別,但雅俗應該是齊頭并進的。我們期待著中國的雅文學在未來能夠獲得更多的國際榮譽,摘取更多的諾貝爾文學獎,但我們不宜以雅文學的標準來要求俗文學。

        網絡文學從一開始就有草根性、民間性、大眾性的特征,無論是它的情感、它的需求、它的讀者,都是這樣的。它未來的征途,不是諾貝爾文學獎,而是用真誠的故事來與全中國的人民群眾,乃至全世界的人民群眾產生呼應。網絡文學的歷史責任也不是去征服西方的知識分子群體,而是要以受世界人民喜聞樂見的形式出海,去與承載了西方價值觀的好萊塢大片等文化產品抗衡。

        不管我們承認與否,俗文學與俗文化的陣地就在那里,這個陣地永遠不可能用雅文學與雅文化去占領。能跟漫威宇宙、哈利·波特爭奪市場的只能是孫悟空或者哪吒。如果我們不用我們中國的俗文學與俗文化去占領這個陣地,那么占領它的就只會是西方的東西,是變形金剛,是超人與蝙蝠俠,以及隱藏在這些西方通俗作品背后的西方價值觀。

        胖女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