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dd id="eqtmr"><track id="eqtmr"></track></dd>
  • <em id="eqtmr"></em>

      1.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徐懷中|獲獎作品:《牽風記》獲獎感言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徐懷中  2019年10月12日10:47

        這次評獎才得知,茅盾文學獎的字數下限定為13萬。事有湊巧,我的這本《牽風記》正好是13萬字。也就是說,如果我再刪去千兒八百,就湊不夠法定字數,只能退出參評了。薄薄一本小書,無可夸口。我們剛剛歡度了新中國70周年大慶,如果與國家建設發展相聯系,與個人的文學寫作歷程相聯系,也還真的可以引出許多話題,回眸之下,不勝感慨。人們思想十分單純,絲毫不計個人得失,踴躍奔赴最艱苦的邊疆一線,參加各項建設。我當時20歲出頭,深入進藏部隊及康藏地區,創作了長篇小說《我們播種愛情》等。藝術上并無太多斟酌,卻滿腔熱情,見證了那個百廢待興、蒸蒸日上的黃金年代。至1979年,我已年過半百,正值改革開放大潮涌動,為文學實踐注入了新的活力,我頭腦中有形無形的種種思想禁錮被沖刷干凈。我借小說《西線軼事》做了一點新的探索與開掘,為回應思想解放運動,交出了自己的一份答卷。2014年,經過一個寂寞而又漫長的創作準備階段,我著手打磨長篇《牽風記》。趕上改革開放新時代到來,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如一艘巨輪,正順風順水全速前進,作為離退下來的耄耋老人,同樣深受鼓舞與激勵。我身心愉悅、精神抖擻,完全放開了手腳,竭力做最后一搏。一本夕陽之作終于讓我給對付下來了,倒也痛快淋漓。吐嚕一下,一梭子彈盡數打了出去。繼續射擊,要更換備用彈夾,留給我的時間有限,怕是來不及了?;蛟S日后可以再拾起短篇來,以延續《牽風記》的未盡之意。此時此刻,我不能不向《人民文學》雜志社、人民文學出版社領導及責任編輯表達我衷心的謝意。兩個編輯部義無反顧,迅速推出了這部作品。感謝相識或不相識的讀者,樂意接受我的這一份遲到的獻禮。當然,少不了也還要感謝我的老妻于增湘,家庭是我堅固的大后方,沒有后方總動員的全力支援,這一場戰役我打不下來。

        胖女性人体